中国VR电影《微观巨兽》征服国际的背后故事

发布时间:2018-01-23 09:45:02 | 来源:环球网 | 作者:张之颖 | 责任编辑:陈训迪

环球网:数字王国进军VR娱乐内容是相当前卫的,你们还计划将这部得奖影片结合大空间,未来可以在电影院观赏这部电影,可否聊聊你们的进展?

谢安:数字王国参与制作好莱坞电影至今超过25年,从90年末开始做建模,已经有了大量的模型积累,从第五元素的大楼场景,飞船,麦当劳餐车,到太空船,数字王国的整个时光回廊都是由“建模”构成的。

这些模型本身便具备了VR内容的雏形。通常一个公司在虚拟环境中建立一个场景,要从零开始一点一点做,但数字王国不是——我们只需要从数据库里抓一个模型出来,这个模型本身就拥有了360VR的价值,我们因此在内容构建上比别人更快更好。

我之前开玩笑说,数字王国毁灭过世界很多次。为什么影片里每次被毁的都是华盛顿和纽约?答案是:我们我们有这两个城市的模型。

我们第一次觉得,可以将动作捕捉跟VR结合起来的契机是电影《奇幻森林》,这部影片层获得奥斯卡“最佳视觉效果”奖。影片的拍摄是在数字王国的摄影棚完成的,那是北美规模最大的动作捕捉棚。

NASA(美国太空总署)为了让年轻人能够体验火星的奇妙,他们将好奇号拍摄的上万个元素和照片传送给数字王国,通过搭建1:1的火星场景,我们把火星上的场景还原出来。

在体验现场,你可能会看到:这边有一个阶梯,那边有一个障碍物,看起来非常奇怪。然而当你戴上头显设备,比大峡谷深30倍的火星出现在你面前,你走进去,发现自己穿的变成了太空服。

拥有有这样的技术之后,我们开始考虑如何把电影和动作捕捉完美的结合起来。在即将上映的电影《玩家一号》里,我们将电影动作跟VR结合在一起。

环球网:数字王国的业务包括了广告,演唱会,电影等等,每个不同的领域在我们业务中大概占比多少?

谢安:目前80%集中在好莱坞电影上,数字王国最大收入来源仍是这些电影。当然,特效在国内业务的占比同样是一直不停往上冲的。广告业务在7~8%左右。VR是新兴产业,收益正在逐年增加,包括2018年计划将200多家VR影院铺设完成后,也会成为固定收益的来源点。

环球网:身为好莱坞特效公司,数字王国会否想效法迪士尼,创作自己的IP,打造自己的乐园?

谢安:两三年前,数字王国就成立了专门的原创团队,第一个是在美国,接着是在中国。我们一直希望除了做全球瞩目的好莱坞电影外,还可以切入IP自主的时代。

我们有一群全世界公认最好的艺术家们,能够做出像是《玩家一号》、《复仇者联盟3》这样优质的作品。艺术家们的心思原本集中在和导演探讨如何做出一部好电影,当你要改变他们,让他们从“实现导演的概念”这种模式,转变成从无到有创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,这个改革的过程无疑是很艰难的,毕竟那是他们进行了20几年的工作模式。

我曾经看过一本书,讲皮克斯怎么做起来的。三年前,我也曾经很向往那样的方式,但当你越来越深入IP原创内容时,会发现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。《冰雪奇缘》从概念初期到完成花了12年,《驯龙记》用了9年。就算你真心想要开发一个IP,并且是在美国成熟的制度下,也很难突然集合一群人,花一年两年做出IP,又幸运地打入市场。

在美国,制作原创大电影、电视剧的方式之一是由制片厂直接购买市场上已经火起来的小说IP,比如《哈利波特》、《玩家一号》、《达芬奇密码》。然而抢IP所需的代价和资本已经相当于拍摄一部电影了,当中要谈的是电影版权和衍生产品权,所以只有环球、福克斯、迪士尼这样的大型影视公司才有能力这么做。

在国内,寻求网络小说授权是近几年流行的方式。网络作品改编相对畅销小说而言成本降低,更好去谈。

至于数字王国的IP团队,他们在做什么呢?我鼓励他们尽量往国际影展去冲刺。国际影展有动画、短片、VR,他们在影展收获的成果和经验无疑会对下一阶段的创作有所帮助。非常荣幸的是,逸夫的第一个VR动画作品便入选了圣丹斯国际电影节。而参展也是是我们坚持的方向。

关于主题乐园,我们自己也在期待。国内特别需要“next generation(属于下一世代的东西)”,换句话说,下一阶段的主流是把娱乐跟科技融合在一起。我们目前正在和合作伙伴一起计划相关的事情,但是推出时间还不一定。

环球网:数字王国在IP上的策略是什么?

谢安:主要分为三部分:一是自主IP,二是IP授权,三是合创IP,数字王国在这三部分各有成就。

首先,自主IP是自己去创作,我们的原创作品是《美猴王》和《微观巨兽》。在IP授权方面,我们去年初与梦工厂谈了三笔IP授权:《功夫熊猫》、《史瑞克》、Voltron《战神金刚》。目前《功夫熊猫》、《战神金刚》已经完成了,《史瑞克》正在计划当中,会直接切入VR游戏市场。第三,是我们跟战略合作伙伴一起合创IP,数字王国和漫威的创办人Stan Lee老爷爷已经合作很多年了,开创了多个原创IP。

回到数字王国现在的战略,IP授权基本由北美团队主导;原创IP方面,中美两地各有各的团队;至于与第三方合作的模式,则由逸夫来负责。这三个方向是我们目前在做的事情。

环球网:数字王国在台湾地区是做虚拟人,在大陆做剧集以及演唱会,你也曾提到虚拟人的概念不适合美国文化,你怎么看待全球各地的市场?

我刚刚加入数字王国的时候,集团有将近1000人,其中只有两个华人。到现在公司大约有1700人,中国大陆就已经有300多位员工,如今真的是一个跨国公司。

就市场差异性而言,影视方面,数字王国与唐德影视、世像传媒达成合作共识,这在美国太难了。即便你们认为好莱坞代表了创新、多元化、自由,甚至“非常浪漫”。事实上,好莱坞是一个最传统的产业,传统到你无法想象。

好莱坞追求内容的创新,产业却仍然十分保守。即便数字王国发展这么快速,从电影、广告、VR,以及中国、印度市场的计划,还有虚拟人的制作等等,已经走在很前面,可是面对好莱坞市场,还是“六大”说了算,要切入内容制作,就必须要跟六大公司合作。你很难去谈到像我们跟世像传媒和唐德影视谈的条件:给我们最好IP的选单,我们从里面选择最合适的产品,我们不但可以做内容制作,还能拥有内容的掌握权,内容IP的所有权,到票房的分成等等,这是很特别的,也是在美国无法实现的。

数字王国在中国市场非常特别,不但能够推出最好的特效作品,拥有奥斯卡加持,更可以切入内容制作,包括在虚拟现实和虚拟人领域的探索,我们在国内拥有绝对的优势。

台湾地区是一个特别的市场,讲究情怀。以邓丽君为例,台湾地区和大陆相似,对邓丽君有一种特殊情感。所以在得到邓小姐肖像权之后,我们借助虚拟人技术“复活”了她,去年五月做了邓小姐的音乐剧,使她“重返”舞台。台湾地区的创意产业特别接受在音乐剧上结合小清新的风格,擅长以小博大的制作能力。在此之后,我们成功地将这个模式复制到杭州。2018年,邓丽君的音乐剧即将在杭州上演。简言之,台湾地区走音乐剧和虚拟人,不走大制作。在大陆,我们会有更多和大型影视机构合作的大电影、影视剧。

至于美国就是技术的延伸,培养更强的技术,来关注我们的大中华区市场。将美国的技术、美国最棒的传统注入中国市场是数字王国不断努力的目标。

印度是全世界人力性价比最高的一个国家,我可以讲一个数字:目前,雇用一个美国艺术家所需的费用,在国内可以雇用四位艺术家。雇用一位国内创作者所需的费用,又可以再请三个印度的创作者。将大量外包移送到印度进行,可以大幅度减少成本。

<  1  2